地帝大怪兽壬龙【影】

地球,誓死保护

家里来了个新朋友~

哥斯拉:你吼,听说你就是圆古大名鼎鼎的“怪兽亲王”?

哥莫拉:“初...初次见面,我叫哥莫拉”

哥斯拉【凑近】:“嗯?跟我只相差一个字?有趣的家伙。”

哥莫拉【过于靠近的距离带来的心跳加快】:“我们...我们来看看书吧。”【指了指身后的书】

哥斯拉:“可我想了解一下你~”

哥莫拉【脸红?】:“啊,什么意思?”

————可爱的分割线————
哇咔咔,哥莫拉shf终于到了,期待好久了。

这只是以初代里的哥莫拉为模子做的,与act的那只外表上还是有点出入的。

但是这只蠢到自然萌啊有木有~

作为大爱之一的怪兽殿下~一定要好好呵护~

身旁的哥斯拉千禧银背是之前入的。

哥莫拉,哥斯拉,不仅名字像,而且摆起来很有夫妻相啊~【邪笑】

然后写着写着就产生cp感了?【还好字数不多,不然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——】

骷髅哥莫拉这张好萌啊,用尾巴撑着地面,半坐着的姿势hhhhhhhhhhhh

话说这孩子真可怜,10集不到的时间里便当了三次【圆古你这是跟我家哥莫拉过不去的节奏?😂】

今天的成就:5张怪兽。

之前有发过个别的,这个是合集啦~

阿基拉,盖迪,美尔巴,谢帕顿(被大V抱着),哥莫拉

被它们可爱到了😂才动笔画的

美尔巴,迪迦第一集的超古代龙😂

嗯...一只抱着谢帕顿的大【划掉】小V,还有一只哥莫拉,也就这样了。

感觉自己画崩了😂

久违的弹珠汽水,终于喝到了!
不过是服务员开好送上来的,等会买瓶完整的回去自己开,不能像某凯一样第一次开失败hhhh

捷德奥特曼第21集暂定标题《佩盖离家出走》

已经21话了还是这么没紧张感的标题hhh

依我看,佩盖离家出走在后面被贝老黑抓住当人质什么的然后小陆被boss干翻佩盖为了保护小陆牺牲什么的

11月25日播出,大家敬请期待

但求不虐我家佩盖( ´◔‸◔`)

谁让你吃这么多泡面了?


*Ultraman Geed 相关,主人公朝仓陆

*温馨向?

*请多多指教~不喜勿喷哈

枕边的闹钟发出的响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,好一会后一只白嫩的手从裹紧的被子里伸出来按在闹钟上,响声随即停止。鸟羽濑叶从床上起来,戴上了黑框眼镜打了个哈欠。

穿戴洗漱后,鸟羽来到了厨房,发现佩盖早就在那里准备着三人的早饭。

“早上好佩盖,你还会做早饭?”

“嘿嘿,跟小陆在一起后才学会的技能,不过也只有早饭了,其他时间他都是吃泡面。”

鸟羽理解似的点点头。看到台面上一份份精致且美味的早餐,拿起一份端到桌子上吃了起来,不由得赞叹佩盖的手艺来。

“话说小陆呢?怎么没看见他?他一直都起得很晚的吗?”

“啊,他起得都很早的。我不忍心叫醒他,他最近进行了许多战斗身体难免会虚弱的,所以我就来准备早饭了啊。”

鸟羽看了看墙上的钟,站了起来。

“我去叫他起来吧,睡太晚也不好。”

“不不不,我去吧。”佩盖看到鸟羽径直去拿她的宝剑时整个人都不好了,还以为这是她的“叫别人起来的方式”呢。赶紧跑到房间去。

鸟羽歪着头扶了扶眼睛,奇怪的看着佩盖的身影消失在厨房,然后低头看了看刚刚拿在手上的被压在剑下面的手机(?)

“我只不过拿个手机再去叫他,佩盖想什么呢?”

(然后把小陆的睡相一张张拍下来对不对?)

佩盖来到房间里,看到小陆将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,咳嗽了两声后朝着“睡着”的某人喊到:“吃饭了!今天是我亲手做的,嘻嘻~”

没反应.......

佩盖略生气地凑了过去

“我说吃饭了,小陆你要睡到什么时候........哇!小陆你怎么了?”

眼前的小陆表情十分痛苦,脸颊额头上满是细细的汗珠,热气十分不均匀地随着呼吸一进一出。

“佩盖~我.....我肚子好痛.....”

10分钟过去了,鸟羽濑叶坐在司令室的沙发上,看着自己带的书籍,蕾姆时不时跟她讨论一些事情。

随后她看了看时间,一脸皱眉。

“男生起个床都那么慢嘛?都10分钟了好伐。”

“确实比平时要晚。”蕾姆附和道。

就在鸟羽准备起身去查看情况的时候,佩盖扶着小陆一瘸一跨地走过来,那场面把她惊呆了?

“腿断了?”

“不是不是~小陆说他肚子特疼。”

“怀孕了?”

“...........”佩盖干脆不理她了,只有小陆尴尬地哭笑不得。

鸟羽上前帮忙拉了一把,直接像提小鸡一样将比她高很多的小陆“举”了起来,小陆表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粗暴了。

蕾姆召来尤托姆来给小陆进行全身扫描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。

“长期吃泡面加上近段时间来的持续战斗导致身体营养供应不足,我建议首先改善饮食再加上适当正常的锻炼。”

还真是泡面惹的祸。

“你看你看!我叫你平时不要吃泡面了吧!终于生病了吧!”

在佩盖的持续嗓音炮轰下,小陆不由得缩进身子嘟着嘴小声喊着抱歉。

“可是这真的很好吃啊!”

鸟羽抱着胸来了兴致般地说到

“原来拯救城市的奥特战士改不了吃泡面的坏习惯,这要是传出去了该有多好笑啊~哦嚯嚯”

“警告你,不要随便乱说!”

“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。”

“!!!!!????”

“我建议你们不要吵了,我去网购点药你们去买些正常的食物就行了。”蕾姆听不下去了。

小陆点开网页在其余目光的“监督”下搜览医药店。

“这个药是治疗腹泻的,不要。”

“这个药好像不错啊。”

“不要,吃了会拉肚子。”

“这个药....”

“不行,好贵!”

“这个怎么样?治疗肚子痛而且不会让你拉肚子。”

“哇哇哇,我最爱的方便面居然低价批发!?蕾姆!我要这个!”

“你敢?”x2

................

被迫吃着眼前一大堆补品的小陆甚是无奈。

“我说,我只不过是肚子痛罢了,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小题大做吗?”

“这不仅仅是治疗,更是要将你的坏习惯改掉。”

“赞成佩盖说的。”

看着鸟羽手上的剑,小陆不由得咽了口唾沫。

“Master,您有快递,我传送过来了。”

蓝色的粒子消散后,呈现出来的物体令三人大吃一惊。

居然又是一箱方便面,还是最新口味的。

小陆十分兴奋,抱着箱子左蹭右蹭,佩盖和鸟羽则气冲冲。

“你又网购方便面了?快说!”

“哪有,不是你们一直盯着我的吗?我哪有机会网购。”

“蕾姆,谁送过来的?”

“不知道,送件人那一栏只写了k。”

随后小陆从箱子里找到一张字条。

【傻小子,你的最爱】

“这字不像是店长的,也不像爱崎的,嗯.....还会是谁?”小陆看着那张莫名来由的字条,皱着眉说到。

“管他了,有泡面吃就好。‎(∩❛ڡ❛∩)”

鸟羽从箱子缝隙处取出一个黑色的胶囊状的东西,里面黑色亮片物质甚是好看。

“一个用过一半的指甲油💅?”

小陆用筷子指着佩盖说,“我用肥皂的,对吧?”随后佩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😂

酒疯

*Ultraman Geed 相关,主人公朝仓陆

*超不正经的hhhhh

*父子日常什么的都被你们写光了,暂时想不出其他梗了,没办法我只好写写其他的了😂

——————可爱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人生总有许多的第一次,对朝仓陆来说这更有着特别的意义。比如说第一次头撞到天花板,第一次与外星人住在一起,第一次变成捷德奥特曼,第一次被他人告知自己的父亲是贝利亚......

当然,这两天他又多了个第一次——第一次喝酒。

偶尔想到要去看望一下店长和绘里,自从骷髅哥莫拉毁坏城市开始,店长就失去了店铺这一大块心头肉,据说是寄宿在绘里家的,自己也应该去看望他们一下。

“我们出发了。”

“路上小心,Master。”

“阿诺,如果发生什么事的话,通知我一声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说起来在基地那里,当然不止一个司令室,小陆在闲着没事乱逛的时候,也发现了一些卧室、厨房和书房一类的房间,而且还翻出了许多不同颜色的指甲油💅。

一定是老妈用过的吧,小陆当时这么认为的。

话说起来,父亲是贝利亚,那么母亲该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

啊~不是很清楚呢。

小陆沿着路边一排排高大翠绿的树木漫步,所有的门窗都流淌着翡翠般的音乐,寂静的天空也似乎格外晴朗高远。一缕阳光忽然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,眼前的天空开始斑斓起来,橙色,蓝色,鲜血般的红色,像是彩虹,十分明亮。

望着前方的道路,离绘里家只有一个街区左右的距离了。小陆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一拍大腿。

“怎么了?小陆?”躲在小陆影子里的佩盖听到这动静,忍不住问了起来。

“我忘了给绘里和店长他们买礼物了。”

“礼物啊......话说回来他们喜欢什么呢?”

“我想想哦......嗯....天气这么热,而且绘里貌似喜欢吃甜食,要不冰淇淋吧,店长呢....要不零食?”小陆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跨进一家商店。

“一共是1200日元。”售货员姐姐一脸甜蜜地说到。

就在小陆掏出钱包准备结账的时候,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旁边的货架上静静地放着几个瓶子,靠近才发现,原来是酒。

“这么想来,店长好像也经常喝这东西呢。”小陆咽了咽口水,“不好意思,再加两瓶这个。”

走出商店,拎着大包小包,小陆一脸心疼样子。

“呜呜呜,花光家底里(T_T)”

“小陆不要伤心,我可以帮忙卖花挣钱的。”佩盖赶紧安慰道。“话说回来,你又加的什么东西啊?”

“啊,这个是酒啦。”

“酒?好喝吗?”

“没喝过,不过每次店长喝的时候,脸都会红红的,而且好像很兴奋的样子。”小陆嘟着嘴说到,不时地看向袋子中那两个瓶子里装着的酒红色液体。

应该会好喝吧?

“但是,据我了解,好像酒是成年人才可以喝的东西。”佩盖说到。

路经一转角,小陆就看到两个青年拿着两个精致的瓶子,转来转去。

“喂喂,买这么贵的酒没关系吧?”

“有事关系嘛,今晚哥几个好好爽爽。”

小陆盯着他们直至那两个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。

看起来好像年龄与自己差不多。

小陆看了看手中袋子里的酒。

喝上一口....应该没关系吧?

又走了差不多5分钟,小陆走进了一幢大房子,这是绘里在上野远市的爷爷家住处,小陆只来过一次。

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。”

门口有个人影晃动,是一个老爷爷,慈祥和蔼。

“哟,这不是小陆吗!快进来快进来。哎呀,还带了这么多东西,真是。”

.......

“店长呢?”

“在那个房间呢,店没了他正在借酒消愁呢。”

一打开房门,小陆就被一股浓浓的酒味给熏到了,忍不住咳嗽了两声。略皱眉地看着眼前这个举着酒瓶子,半露着胸膛的男子。

“店长?”

男子像是没听到,小陆又喊了一遍,那人才慢慢地转过头来,脸红通通的。

“这不是小陆吗,来来来,坐坐坐。”店长起身拉着小陆坐下,店长一动,整个屋子的酒气都随之扑面而来,小陆脸上的神情很是难受。

“哎呀,这店也没了,总感觉人生缺少点了什么啊。”又喝了一口后店长望着天花板说到。

“不用担心,一切可以从头再来的。”小陆笑了笑。

“话说你之后住在哪个朋友家啊。”

“那个.....他们自己都顾不到,所以,没有接纳我。”小陆尴尬地笑了笑,说实在话,自己真的如佩盖所说,没有什么朋友,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乐观主义在搞事。

但是也不可能跟别人自己住在一个基地里,还是跟一个管理系统和佩盖在一起住的啊!

“但不用担心 我是跟我.....一个亲戚,跟堂表弟住在一起的。”

之后小陆就想到店长可能会深究下去,关于自己的表弟什么的,他似乎有点后悔了。

不过对方似乎没怎么听到,只是一个劲地点头。

店长又喝了一口,发现手里的瓶子里已经没有那酒红色的液体了,不爽地皱了皱眉。

“什么嘛,这么快就没了。”店长重重地将瓶子放在脚边。

突然又眼珠一转,盯着小陆看,发现对方以一种渴望和犹豫的眼神盯着他刚放下的酒瓶。

“我刚刚好像听到爷爷说,你带的东西里有酒来着?”

“嗯.......对,我记得您好像很爱喝。”

店长兴奋地甩着肚子出去,不到10秒酒回来,手中多了两个酒瓶子。

“你也来点吧。”

“哈?”

“怎么,不愿陪我喝?”

“不不不,只是觉得.....”

“好了好了没那么多废话。”

...............

好不容易告别绘里一家,朝仓陆扶着墙壁走了出去,夜色笼罩使人不大容易看到他红扑扑的脸庞。

“好想再喝一瓶...”

脚步一个踉跄,小陆有种重心不稳的感觉,整个身体倾斜地往前倒去。好在一双手即时搭住了他的腰和手臂,才让他免于摔一跤的风险。

“小陆你喝多了啦!”佩盖一脸着急地看着仍旧半弯着身子的小陆,“店长也真是的,真把你当成年人了?”(注:日本是20岁为成年,小陆还没到....😂)

“佩盖.....佩盖,拿我的酒来。”

第一次喝酒就被酒精给完完全全地征服了,这要是传到宇宙去让捷德和贝利亚的脸往哪搁啊。

佩盖叹了口气,突然手上重量倍增,小陆直接扑到地上去了。呼哧呼哧地喘着气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 小陆,你怎么了?”

佩盖赶紧将其翻个身,将手放到小陆人中这个位置。

“还好还好 不是昏迷,还有呼吸.....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做人工呼吸才能让他醒过来?”

不对不对,这什么展开。

重来!

佩盖将手摸向小陆的腰间,在皮带上摸到了那柄黑色的胶囊填装器。

“蕾姆听得见吗?快把我们传送到基地.....小陆喝醉了啦!”

好不容易将小陆扶到基地,佩盖感觉这个孩子真是醉透了,连路都不会走了。

“欢迎回来。”

顾不上回应蕾姆,佩盖将小陆放在书房的床上后,赶紧去烧开水,准备泡一杯茶让小陆醒醒酒。

“这个,要放多少呢?看店长给小陆灌的酒量,茶叶多放点吧。”佩盖思索着,然后举起开水瓶。

“主人,请把手拿开。”

“嘿,会说话耶。”

差点被开水烫了一下,佩盖有种不好的预感。他急匆匆地端着水杯来到司令室,就看到蕾姆被踮起脚尖的小陆给使劲摸摸的场景。

“哎哈哈哈,这个大黄球会说话,还会一闪一闪的,真有意思。”

.........

“hola,小陆快点把茶喝了呀,这样就能清醒了。”佩盖死命地给小陆灌茶,而小陆也在死命地抵挡着。

“不要不要,这个不好喝,我还要喝酒🍶。”

“不可以!”佩盖双手叉腰,一副很生气的样子。

小陆心里无限委屈。

“呜呜呜呜,你欺负我,你欺负我,”随后就在地上打起了滚,“你欺负我没有父母,没有朋友,没有家.......呜呜呜呜,爆裂战记也不让我看,酒也不让我喝,讨厌你。”

佩盖一脸无奈.....这该怎么办?哄他,想都别想......

“好,我喝。”小陆突然正常起来坐在地上。

????什么鬼????

佩盖一脸懵逼地递过水杯 就在小陆拿到水杯的那一刻,将杯子迅速且用力地翻了个面,茶水悉数泼到了佩盖身上。

!!!!!

“啊啊啊啊,好烫好烫!!!眼睛,眼睛也进水了啊啊。”佩盖在地上打起滚来鬼叫着。

旁边的小陆则拍手称快。

“爆裂战记,敦加因,Here We Go!”

蕾姆默默地看着两个捣蛋小鬼在司令室里发疯。

“主人非常有活力,就跟他父亲一样,太好了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家里来客人死命给我灌酒,于是就想到了这篇文😂
可能有点扯,但是应该还凑合着看吧😂虽然有些地方写的不是很好
不喜勿喷😂